墨屿xx

Mojito(茶茸)

私设茸茸继承dio血脉的吸血鬼x茶哥作风正直好警察


七月十二日。无风无云。

“那不勒斯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呢。”

少女把玩着金色的发丝,站在一扇满是灰尘的窗前。

屋内简直同屋外是两个世界。窗外阳光明媚,窗内血腥肮脏。少女掸了掸厚重天鹅绒的窗帘,喃喃着。

“我想我需要去找一些新鲜的面包……”

少女踢开脚边死相凄惨的尸体,出了门。

酒吧是个好地方。灯红酒绿的,不会有人注意到你的穿着是多么的奇怪。乔鲁诺默默压低了帽檐,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

“小姐,要喝点什么?”服务生模样的男子微笑着说。

喝……乔鲁诺歪着头想了想。她不记得多少年没喝过水,当然,血除外。看着花花绿绿的菜单,乔鲁诺陷入了困境。

她真想一把捞过服务生的脖子,用尖尖的牙齿狠狠地刺进他的颈部大动脉。但事实告诉她不能这样子。但是老爸dio可能除外,他从来都是随心所欲的吸血,甚至乔鲁诺禁不了他向家里带面包的频繁,决定自己出来觅食。

“呃……”

“试试Mojito吧。可能比较适合女孩子。”是男人的声音。

“啊……好的。那就要这个……”乔鲁诺尴尬的点点头。

服务生微笑着收起菜单。

乔鲁诺转头看看刚刚那个男人。

嗯?警服?警察……血的味道可能不错。乔鲁诺默默的想着,飞速运转头脑,寻找一个合适的方法把甘美的血液骗到嘴里。

“您好,您的Mojito。”

“谢谢。”

乔鲁诺把酒杯递给男人。乔鲁诺修长的手指托着高脚杯,投下一片好看的剪影。

男人伸出手接过来,这个动作是免不了肢体接触的。涂着浆果色指甲油的手指灵敏的勾住男人的手指。

乔鲁诺眨眨眼睛,碧绿色的。宛如一只猫在黑夜里发现了食物般的喜悦。

一小杯鸡尾酒下肚。乔鲁诺感觉自己晕晕乎乎的。哦天呐别啊,我还没有吃饭啊!

乔鲁诺不甘心的晕倒之前,眸子里是白发男人错愕的眼神。

一缕阳光照在乔鲁诺的脸上。乔鲁诺迅速钻到被子里,避免与这讨厌的阳光接触。

在黑暗中,乔鲁诺睁大了眼睛。随即迅速摸到门口侧着耳朵,听客厅里的人交谈。

“呦阿帕基,捡到媳妇了。”

“别胡说!”

“得得得我滚了,你一会上班去,今天你白班。”

“知道了。”

另一个男人穿上警服别上枪,留下一个暧昧的眼神随即灵活的关上门顺道插了个锁。

话说他叫……阿帕基吗?

乔鲁诺决定在男人进来之前跳窗逃走。

“你想干嘛?”阿帕基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个纸袋。

“……我……看风景……”

阿帕基无语得很。他把手里的纸袋放到床上,对乔鲁诺说:“这里是新的衣服,我不知道你穿多大的如果不合适自己去商场换,我也没照顾过女人……还有三明治和牛奶,一会我送你回家。”阿帕基出去了,把门带上,留下清脆的响声。

乔鲁诺默默的低下了头。自己明明是来找面包的怎么还在人家家睡了一晚???看来还是求助dio好了……

乔鲁诺换上阿帕基买的衣服,意外的很合身。大红色的裙子,勾勒出姣好的线条。

乔鲁诺决定不能就这么白来。

于是她把阿帕基扑倒在沙发上,朝他的脖颈处咬了一口。这是属于乔鲁诺的标记。

“记住了阿帕基,我会回来找你的。今天这事咱俩没完。”

随即乔鲁诺一个闪身推开门跑路。

隔着薄薄的门板,乔鲁诺脸红的要滴血。真是的自己都一百多岁了怎么这么没出息!!!

另一边的阿帕基握着门把手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情。万年铁树要开花了?

晚上,阿帕基回到家里,看见冰箱上贴着一个便利贴。

“你的Mojito!!!”

阿帕基打开冰箱,发现冰箱里全是Mojito

他哑然失笑。随即披上大衣,前往昨天酒吧的方向。他决定把乔鲁诺抓回来好好的问问。

果不其然,乔鲁诺还坐在昨天的位置,只是身上的衣服换了,换的是阿帕基买的红裙子。

阿帕基一言不发的扛起乔鲁诺。

“喂!你干嘛!”

“回家啊,好好解决一下我们的问题。”

后来?

后来……乔鲁诺就和他算了一辈子的账。


法医茸妹③(结婚啦!)

昨天的一个脑洞

cp茶茸


今天是阿帕基和乔鲁诺结婚的日子。

阿帕基也终于不再是一副万年冰山脸,乔鲁诺也是周围都溢着粉红色的爱心泡泡。

乔鲁诺梳着精致的盘发,配上白色头纱,一张鹅蛋脸略施粉黛,更显得美丽动人。但是额头上仍旧是那三个甜甜圈占据着主要地位。

一切仪式都在顺顺利利的进行着。

阿帕基和乔鲁诺互换戒指,掀起头纱

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

当阿帕基刚要亲吻乔鲁诺时,众人的目光却集中向门口处的警车。

“这附近有人被杀了!!!”从外面吵嚷的群众嘈杂声中可以大致提取出这一点。

阿帕基和乔鲁诺交换了一下眼神,双双跑出教堂。留下身后被落的越来越远的宾客。

封锁线边上的警察看到阿帕基,很是诧异。

“让我们进去。”阿帕基又恢复了万年冰山脸。

警察不敢多说,拉开封锁线让阿帕基和乔鲁诺进去。

乔鲁诺简单检查了一下被害人的身体,随即撕下一角婚纱,盖在尸体脸上。

“没有生命体征。带回局里立马解剖。”乔鲁诺对那警察说。

阿帕基和乔鲁诺回了局里。

乔鲁诺洗了手,熟练的拿起解剖刀。

“肝脏呈现不正常的红色。”

“心口处有5厘米深的伤口。初步判断是失血过多。”

“……”


处理完尸体,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阿帕基那边也顺利的抓到嫌疑人并扭送回局里。

等到阿帕基和乔鲁诺走在回家路上,天已经泛出淡淡的鱼肚白。

阿帕基不知道该怎么说,一向冷静的他却在此刻慌了阵脚。

求婚是那个鬼样子,今天结婚又闹了这么一出。

阿帕基越想越郁闷。

“小鬼。对不起。没能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阿帕基的声音里满含愧疚。

乔鲁诺停住了脚步,拽住阿帕基,踮起脚,吻住阿帕基的嘴唇。

“你不必愧疚。因为我觉得,这个才是最好的婚礼。”乔鲁诺对阿帕基眨眨眼睛。

阿帕基愣住了。

随即他扛起乔鲁诺冲向家的方向。

――完――


一个脑洞

突然有一个脑洞

如果是在茸茸和茶哥的结婚现场突然来人报告说有一起命案

然后穿着婚纱茸茸拉着茶哥飞奔出门

到现场解决这起案子

然后俩人礼服和婚纱弄得乱糟糟

茶哥很抱歉的对茸茸说没能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

然后茸茸丝毫不在意地亲了茶哥一口说我觉得这个才是最好的婚礼

有人想看吗!!!

想看我明天就更新!!!


法医茸妹②(求婚梗!)

茶茸

这是一个全新篇,和一没多大关系。基本是我想到啥就写啥。以至于可能是今天结婚明天表白啥的。不要在意我沙雕的脑回路?


乔鲁诺愤愤的抓着脑袋。

尽管眼睛里的血丝和僵硬的手指都在宣告着该去休息了,可是乔鲁诺还是不停重复着敲击键盘的动作。

案发已经过去三十六个小时了,可是乔鲁诺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死者身份不明,甚至身体上一点指纹都没有,整张脸已经血肉模糊,分辨不出明显特征。胃里的提取物也是意大利那不勒斯最常见的玛格丽特披萨。

乔鲁诺觉得自己突然想去死个几十回,这样是不是就可以有点线索。

冷咖啡真的不好喝。乔鲁诺还是这么想。

“乔鲁诺!外面有人找!”米斯达从窗口伸出来脑袋,大声喊。

“不见!告诉他我忙着呢!”乔鲁诺没好气的回答。

“不是……乔鲁诺……你要不还是出来一下?”米斯达看着阿帕基黑得像锅底的脸,不禁觉得有点惊悚。

“不见!你要不就让他进来!”

阿帕基的脸黑的像非酋。

“乔……”

“不见!”

“小鬼!”

“……”乔鲁诺战战兢兢的回头,果不其然看见的是阿帕基黑的看不见底的脸。

这下要完。乔鲁诺如是想着。

“内啥……阿帕基警官……你找我是有啥线索么……没有我就工作了!”

“没事。”阿帕基不冷不热的说。

“哦……那我工作了……”乔鲁诺赶紧转过头去。

阿帕基要气炸了。他本来是想借着和乔鲁诺聊工作的缘由去恰个饭,向她求婚的,谁知道这个小鬼就知道工作!!!

阿帕基越想越生气,一屁股坐在乔鲁诺的桌子上。

破罐子破摔吧。阿帕基想着。

“喂小鬼。”

“干啥……”

“嫁给我吧。”

“哦……啥?你说啥?你再说一遍??”乔鲁诺懵逼了。

“嫁给我吧。”

“不是有你这么随便的吗!!我现在这么挫你和我求婚!!”乔鲁诺炸毛了。

“还不都是因为你臭小鬼!我订的是烛光晚餐诶!!戒指什么的都准备好了!!!”

“擦……”乔鲁诺很是无语。

“算了!等我把这个案子结了你在和我求一遍!”

“不要得寸进尺!臭小鬼!”阿帕基现在很生气。

乔鲁诺又坐下开始打字了,不过这一次她的脸上写满了高兴。

忽略旁边非酋阿帕基吧,他需要体谅。

――完――


老师福葛哥(是纳兰迦性转哦!)

cp:草莓橘 茶茸

老师福葛×学渣纳兰迦

那不勒斯的天气很晴朗,但是纳兰迦的心情一点也不晴朗。因为她又在福葛老师的课上睡觉了。现在她正在办公室做被罚的五十道数学题。

纳兰迦咬着笔,抬头看福葛。福葛抿着嘴,扶了扶眼镜,看着纳兰迦的数学卷子,止不住的摇头。

纳兰迦瘪着嘴,看着福葛的动作,小小的哼了一声。

福葛耳朵异常灵敏,立马将头转向纳兰迦。纳兰迦赶紧别过眼,不再看福葛。福葛摇摇头,拿着红笔在纳兰迦的卷子上圈来圈去。

纳兰迦帽子里一片浆糊,只顾着往上填答案,也不知道这个奇怪的数是怎么来的。

最后一道题。纳兰迦更看不懂了,上千的加减法纳兰迦根本不会嘛。于是纳兰迦胡乱往上写“福葛大笨蛋”,本子一扔仓皇而逃。

福葛看着纳兰迦飞奔的背影,叹了口气。拿起纳兰迦的本子,然后突然暴躁,吓得办公室里的老师抱头鼠窜。

医科教室里,纳兰迦从后门溜了进来。正值下课时间,教室里一片吵闹,没人在意纳兰迦这个美术生进来。

纳兰迦径直走向乔鲁诺的座位,很是八卦的问到:“乔鲁诺,你和那个警察大叔怎么样啊?”

乔鲁诺无奈的转过头,放下头骨:“他就比我大六岁,还算不上是大叔吧?”乔鲁诺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露出和纳兰迦一样的八卦表情“对了,听说你和数学系的福葛老师……”还没等乔鲁诺说完,纳兰迦就暴走了。“别提了乔鲁诺!我不过就是昨晚熬夜画画在他的课上睡了会觉,他就把我拎到办公室里做数学题!还是上千的!这我哪会啊!”纳兰迦的脸皱成了一团。“福葛就是大笨蛋!我最讨厌福葛了!”纳兰迦赌气的说。

乔鲁诺用余光看了看后门面色不善的福葛。伸出手提醒纳兰迦。纳兰迦顺着乔鲁诺的指头看去,顿时脚下生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讲台跑,却被福葛一把抓住,提着衣领就朝办公室走。乔鲁诺对着纳兰迦露出珍重的表情。被福葛拎着的纳兰迦欲哭无泪。

“福葛……老师……”纳兰迦哀求着福葛,可是福葛不为所动。

纳兰迦心如死灰,大不了就是再做几千道数学题而已……

福葛把纳兰迦扔到办公室椅子上,拿着她的本子,纳兰迦瞄了一眼,上面好多好多的红叉叉。

“诶我有一个是对的!”纳兰迦一下蹦了起来抢过本子。

“520+1314=福葛大笨蛋……”纳兰迦脑子嗡的一下,因为正是这题,福葛划的一个大对号。

“纳兰迦,你给我解释。”福葛转过头去。

“干嘛……好嘛……就是那个意思……”纳兰迦也把头扭过去,不去看福葛。

还是福葛先主动,站到纳兰迦跟前。纳兰迦被巨大的阴影笼罩住。

纳兰迦只觉得脑袋迷迷糊糊,嘴唇上传来湿热的触感。纳兰迦也不再害羞,索性主动搂住福葛。第一次接吻的两个人,只觉得这个吻真的很血腥。

因为纳兰迦的嘴唇上沾着血,福葛的嘴唇上也沾着血。就好像刚刚不是在接吻,像是吸血鬼在互相吸血。

福葛红着脸把考试卷子给了纳兰迦。纳兰迦一把抢过光速离开。

回到家,纳兰迦展开被捏成一团的卷子,上面赫然写着“纳兰迦+福葛=1314”。纳兰迦的脸啊,又开始红了。

晚上阿帕基来找乔鲁诺,不禁疑惑的问:“说要和你一起的纳兰迦呢?”

乔鲁诺露出了洞察一切的眼神:“谁知道呢~”

――完――


法医茸妹(是茶茸!)

法医茸×警察阿帕基

有草莓橘出没  米斯达出没

以下医疗类专业知识全是我瞎编的 毕竟本人高一新生对医学一窍不通 欢迎指正√


深夜十一点,刑侦科的灯还是亮着。

乔鲁诺面不改色的拿着解剖刀,对着面前已经泡涨的尸体比划着。

“不对啊……如果是胸腔积液过多的话……才是这个症状。”乔鲁诺自言自语道。

金发的少女叹了口气,摘下满是血迹的手套,将白布盖在尸体的身体和头部,也许这是她对那些死不瞑目人所做的最后一点事。她做得很虔诚,像是信徒在祈祷。

乔鲁诺脱下白大褂,随意的卷成一团扔在座位上。拿起桌子上同事带的咖啡,喝了一大口。

“冷咖啡一点也不好喝。”她嘟哝着,一边喝了个精光。

外面的天已经像墨汁一般浓黑,寥寥无几的星星疲惫的挂在天空上。

乔鲁诺拿起包,准备给警局落锁,然后回家接着做她的鉴定工作。

“嘿!乔鲁诺!”

乔鲁诺抬起头,看见对面的米斯达正向她挥手。她对米斯达笑了笑,然后给警局落了锁。

“乔鲁诺,我送你吧!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太安全。”米斯达担心的说。

“好吧。我们一起走。”

米斯达嘿嘿一笑,然后和乔鲁诺并排向她家的方向走。

“米斯达,你不是早就下班了吗?怎么还在这?”乔鲁诺疑惑的问道。

“哦,福葛说他要去给纳兰迦买数学练习册,所以我帮他代的班。”

“这样啊!米斯达真是热心肠!”

“哪里哪里,同事之间应该的。”米斯达显然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然而这一副很是轻松的画面,将要在十秒零一刻后被打破。

“米斯达,前面就是我家了,我先走……”乔鲁诺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扛上肩头。乔鲁诺思绪飞快运转,决定用手肘击打他的后颈。然后迅速向家跑。

“臭小鬼,你最好现在停。”乔鲁诺刚准备打下去,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话,不禁打了个寒颤。

阿帕基把乔鲁诺扛着进了家门。留下一脸懵逼的米斯达。

“喂!你干什么!你这样我可以告你私闯民宅的!”乔鲁诺大声喊道。

“告我?你看看我是干什么的。”阿帕基不冷不热的回答。

乔鲁诺吃瘪,在不吱声了。

阿帕基把乔鲁诺扔在床上,坐在了床边。

乔鲁诺踹了阿帕基一脚,转过去不再说话。

“臭小鬼,老实告诉我,你几天没好好睡觉了?”阿帕基的声音里带了一点愤怒。

“没……也就三四天……”乔鲁诺心虚的很,因为她为了这个案子已经熬了一周了。

“嗯?”

“好吧,一个星期。”乔鲁诺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宣判。

“啧。告诉我这个案子的基本信息。”

“你要干嘛?”

“废话。告诉我就是了。”

“哦。被害人是女性,28岁,发现地点是那不勒斯郊外的一处荒废水井,发现时身上有大片淤青,后颈处有五厘米伤口,脑部有敲打痕迹。初步判断是因脑部受到严重打击导致的死亡。”

“你怎么认为?”

“我认为是胸腔积液和脑部血液淤积造成的。”

阿帕基紫色的眸子看着乔鲁诺,乔鲁诺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小鬼,现在洗脸刷牙睡觉去,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几百年没睡觉没洗脸的流浪汉。”

“……”乔鲁诺没法反驳。因为她看上去的确很挫。

乔鲁诺在洗手间里戴上猫耳发带,拆掉三个甜甜圈,好好的洗了脸,涂了面膜,甚至还喷了香水。

“阿帕基……电脑给我,我要工作了。”乔鲁诺弱弱的说。

“臭小鬼,你现在还工作,想死吗。”阿帕基冷哼一声,又点了一根烟。

“切。”乔鲁诺撇了撇嘴,明明你自己也几天没好好睡。

“阿帕基!”

“嗯?”阿帕基转过身来,却撞上了少女温软的唇。

阿帕基按住乔鲁诺的后脑,吮吸她的舌头。

这个吻持续了十多分钟,直到乔鲁诺嘴唇上染上那淡淡的紫色。

“小鬼,睡觉去。”阿帕基手拄着嘴,耳朵尖有着可以的红晕。

乔鲁诺露出像狐狸一样狡黠的笑,快速的钻进被窝里。还不忘伸出头来挑衅一下阿帕基“加油!阿帕基!”

“啧……”阿帕基无奈的摇了摇头。